首页

搜索 繁体

078与你唱《相思》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国公夫人绯闻录

“你……”

余逐流气仰。笔@趣@阁。biquge。info

这种话,恐怕青楼妓子都不敢如此诉说于口,这个女人,她怎么就敢说出来?

“我怎么了?”燕回一脸无辜,“我可是什么都没说。”

是,她是什么都没说,可这意思却……

“好了,好了。”燕回拍拍余逐流的肩膀,结束了这场玩笑似的送别。

“此地一别山高水长,你该起身了。”

余逐流从先前的嬉笑恼怒中抽身,身后大军向着西北蛮族一路进发,而他身为其中一员,却是也要离开了。

“燕回,我要走了。”

不知为何,余逐流心里有些不舍,“你多保重。”

“去吧。”燕回浅浅的笑着,“不论结果如何,我要你活着回来。”

余逐流原本已经走到自己的战马身侧,听到这话,却又忍不住几步走了回来。

见余逐流这样,燕回笑到,“你这是舍不得,还是……”燕回的话音于惊骇中折断。

因为余逐流已经将她,狠狠的抱进自己怀中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余逐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那么轻又那么重。

余逐流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离得那样近,近到他说话时卷动的气流就吹拂在她的鬓发上,近到他能闻到燕回身上的香气。

余逐流突然笑起,眸中光亮恰似三月春水上的桃瓣,那一刻,他忽就明白了,他不是没有想过,只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这样静静的抱着燕回,尽管,只是为了与她离别。

可是,他就是觉得此时的自己是那么快活,整颗心都好像幸福的要溢出来了。

“燕回,我唱的最好的是《相思词》,到时我回来唱给你听好不好。

想到余逐流穿着水袖长袍吚吚哑哑唱戏的样子,燕回也是忍不住笑起。

“那你可要快些才好,免得我时间一长,就等的忘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余逐流笑着回到,虽只一字,却是一诺。

他松开抱着燕回的手臂,翻身上了身侧的战马,穿着深绿军袍的少年已被时光雕琢更加英俊挺拔,如被擦拭而出的美玉,渐渐于人前展示出属于他的光彩。

他牵着缰绳向站在那里为她送行的女子,终是再未言语,只一挥马鞭向着远处的十万大军追去。

“夫人,奴才也该走了。”

许木牵着缰绳,对着燕回告别。

“你的身契我已经还你,你现在已经不是国公府的家丁。”燕回说着,对许木郑重行了一礼。

“请你,帮我照顾好他。”

“奴才遵命!”

眼见的两人离去,一旁的花都尚也是放开了自家儿子,送他上了战马。

“路上小心点。”花都尚对着自家儿子叮嘱道,“夜里凉记得多添几件衣裳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花木荣一抹眼角,不再多加耽搁,直接催促着战马跟上了大军去。

眼见的花木荣越走越远,最后化作一个黑点融入了军队,身后的花都尚抹去眼中老泪,又成那副兵部尚的模样。

“多谢辅国公夫人带花某来这十里亭。”

“花尚书客气了,只是顺路而已,说什么谢不谢的。”

花都尚看向身侧这位辅国公夫人,花木荣失踪,自己的确心焦,若不是燕回路过,说他们两人可能在一处,说不得自己连花木荣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。

呸呸呸!

什么叫做最后一面!他家那不省心的祸害,应该活的长命百岁才是。

只是……

“这一去,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回来。”

“是啊。”燕回深有同感,“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不过,应该很快吧。”燕回笑笑。

蛮族遭遇暴雪,后继不力,这注定就是一场速战速决的战争,装备精良的十万大军,对上青黄不接的蛮族兵将,这结果早就胜负已定。

若是那蛮族的王没有脑子进水,应该会在战败后献上降书,恳求成为夏商朝的附属小国,以祈求夏商助他们渡过此劫。

所以,“不会太久的。”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。

燕回看向渐行渐远的大军,她真是越来越期待余小三穿着戏服在自己面前长抛水袖,妩媚含娇的模样……

西北距离京都遥遥几千里,即使快马加鞭也要大半个月才能到,更何况是像余逐流这样载着物资粮草的军队。

车辕吱呦呦的的转着,这种单调刺耳的声音,余逐流已在马上听了整整七天。

随着距离西北越来越近,这天气也越发的寒冷起来,眼见的太阳即将落山,领军的骠骑大将军终于下令,安营扎寨。

只一会,一顶顶简易的帐篷就从原地撑起,军中人数太多,少的七/八个人挤一架帐篷,多的也有十三四个兵将挤在一处的。

余逐流是从五品的官员,所以他可以获得单人单账的资格,可是那《辅国兵法》和送到赵师傅那一坛坛的烧刀子,也不是白学的。

他一早就将自己的帐篷让给了军中兵将,而自己却担当起了守夜一职。

余逐流再一次拒绝了某位将士送过来的毡毯,这样以心换心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,他不仅迅速在军营里积累下了不错的声望,也颇的一些兵将的敬佩。

余逐流在面前燃起的篝火里再次丢进一块木头,花木荣虽然不明白余逐流为何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可是累了好几天的他,一早包着毡毯在篝火旁睡得香甜。

经过这几天的磨砺,花木荣又哪里还是那个对帐篷挑三拣四尚书府大少爷,他早就适应了军营这种“脏乱差”的环境,迅速过度到了倒地就睡的死猪状态。

眼见周围除了来回巡视的哨兵再无他人,余逐流却是看着面前的篝火越发觉得无聊起来。

他身上穿着的软甲,乃是层层牛皮缝制,胸口、腰腹、甚至是背脊处还镶嵌了铁片,虽然穿着有些沉重,可是用来保暖却是一等一的好。更别提他白天在马上闲来无事,一直打盹,如今更是精神万分。

突然,余逐流想到了燕回送的那本书,要不要将那个取出来看看,余逐流摸摸下巴,其实看会“那个”用来打发打发时间,还是挺不错的。

要不要取出来哪?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yanqinge.com

(>人<;)